安徽11选5 500期走势图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領導講話
朱佳木:什么是方志館以及應當怎樣建設方志館
發布時間:2018-10-19 16:40 訪問455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常務副組長朱佳木專程來杭出席杭州方志館設計方案論證會,并作了題為《什么是方志館以及應當怎樣建設方志館》的講話。12月12日,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用專刊形式將朱佳木同志講話印發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解放軍和武警部隊的地方志機構。

  我很高興能參加杭州方志館設計方案的論證會。首先,對論證會的召開表示祝賀!同時,借這個機會向杭州市委市政府多年來對地方志工作的支持,特別是對杭州方志館建設的支持表示衷心感謝!

  杭州方志館的籌建工作啟動比較早,進展也比較快。2009年我來浙江省開會的時候,館址就已經選定了。今天召開設計方案論證會,正值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剛剛結束。六中全會的主題就是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的大發展、大繁榮,而地方志工作是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組成部分。因此,研究方志館的建設問題恰逢其時,可以看成是對六中全會精神貫徹落實的一個具體行動。

  隨著各地建設事業的發展和經濟實力的增強,全國正在出現建設方志館的熱潮。據不完全統計,到目前為止,省、市、縣三級已建有方志館140多個,還有很多省、市把方志館建設提上了日程,有的在爭取立項,有的在建設之中,有的已開始裝修。但究竟什么是方志館,應當把方志館建設成什么樣子?對于這些問題,方志界的認識并不是很清楚、很明確、很統一。從這個意義上說,杭州市政府召開方志館設計方案的論證會,也是很及時的,是在關鍵時刻開的一個具有關鍵意義的會。

  剛才陳新華秘書長講了方志館的定位、功能和意義,王水法秘書長講了方志館建設與文物保護的關系,講的都很好,我都同意。下面,我結合自己的工作體會,講三點原則性的意見,供大家參考。

  第一,應當把方志館定位為地情館。

  關于這個問題,我在去年4月和今年3月的全國方志機構主任會議上都談到過。我說:對方志館要重新認識、重新定位,就是說,要在方志館的定義上創新。凡有條件建方志館的地方,首先要把它建成地情館、國情館,利用方志館對廣大群眾尤其是青少年學生進行地情教育、國情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對這個定位,我自己也有一個認識過程。

  2001年,組織上分配我分管地方志工作,同時接手了國家方志館的申請立項工作。按照當時的認識,所謂方志館,就是將修方志、編年鑒、收藏方志書、存放志書編纂中的資料、安置方志數據庫和網站、研究方志學、普及方志知識、交流方志工作經驗等多項功能集于一身的建筑。但認真分析一下就會知道,這些功能有的在辦公樓里就能實現,有的可以和圖書館、檔案館合并,無需建什么獨立的方志館。當時,國家方志館是和北京方志館綁在一起申請立項的,建筑面積要4萬平方米,一家一半。對此,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的同志都不大理解,說北京圖書館正在擴建,你們的志書如果放不下,可以給北圖追加一些面積,把書放到那里。另外,你們要存放資料,可以給你們增加辦公面積,何必搞那么大的方志館呢?我們當時解釋,方志館和辦公樓不同,它還要面向社會,接待群眾來這里看數字化的志書。這在當年還算個理由,拿到今天再說,就要讓人笑話了,誰看電腦還要非到你這里不可呢?所以,國家方志館在立項過程中困難重重,整整用了八年時間才批下來。仔細想一想,之所以這么困難,確實與我們對它的定位不準確有很大關系。

  方志館這個東西,古代并沒有,到民國時才出現,而且第一個方志館就出在杭州,叫浙江通志館。但那時說的方志館,指的是修志的機構,與我們今天講的方志館不是一個意思。今天修志機構的名稱已經不再叫方志館了,而改叫地方志辦公室。所以,今天講的方志館不應當是指機構,也不應當是指地方志辦公室的辦公場所,而應當是指另外一種設施。如果是指辦公場所,直接叫方志辦辦公樓不就可以了,何必叫什么方志館呢?可見,叫成方志館,肯定有它另外的功能。

  那么,方志館究竟應當是一種什么設施呢?它究竟應當具備什么功能呢?要回答這個問題,我認為必須追根溯源,首先弄清楚什么是方志書,什么是方志辦。大家現在都承認,方志書本質上是地情書,方志辦實際上是地情辦。既然如此,方志館就應當是地情館,即展示地情的設施。然而我在全國看了很多叫方志館的地方,給我的印象基本上是地方志工作機構的辦公樓,與其他辦公樓不同的地方,無非放圖書的面積大一點。有的也有展覽,但基本上是介紹修志的歷史,并非地情。其中,江蘇省方志館是最新建成的,非常漂亮,展覽面積也大,設計和布展都很好,但展覽內容主要是地方志的發展史和歷代志書,可以說是一個修志史展覽館。這樣的展覽館需不需要呢?也需要。但我認為全國有一兩個、兩三個就足夠了,不能到處都建,否則勢必造成極大的浪費。因為,建方志館需要很大投入,僅征地成本就非常高。如果僅僅用它來展示方志發展史,不可能有多少觀眾,即使方志界的業內人士,頂多也就來看一兩次。舊志是放在玻璃柜里作展品,不能翻閱,要看還不如去圖書館、檔案館。建這樣的方志館,很難發揮其投資效益。這是方志館在申請立項、選址時很難得到政府有關部門理解和支持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值得引起我們方志界認真反思的一個重要問題。

  相反,如果我們把方志館定位為地情館,情況就大不一樣了。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黨委、政府都在強調地情教育、國情教育,但卻缺少一個進行這方面教育的場所。歷史博物館、城市規劃館等雖然也可以進行地情、國情教育,但前者只是縱向展示歷史的,并且往往以文物為中心,很少涉及現狀;后者雖然介紹的是現狀,但主要展示的是城區范圍內的建筑和道路,并且往往側重于遠景規劃。而作為地情館的方志館,應當是以一個行政區域為單位,用沙盤、模型、塑像、展板、影視等形式,全面介紹該區域內的自然與社會、歷史與現狀。就是說,把方志書中的文字變成實物,把平面的東西變成立體的東西,生動形象地展示地情和國情。如果這樣給方志館定位,中小學校一定會把這里當成它們對孩子們進行地情、國情教育的課堂;當地的干部群眾特別是外地來出差的人、經商的人、打工的人,要想快速、宏觀、形象地了解一個地方的情況,也一定會選擇到這里來參觀。參觀的人多了,方志館的社會效益自然就發揮出來了,政府的投入也就值得了。因此,我們無論從辦好方志館的角度,還是從促成方志館立項的角度,都應當把方志館定位為普及地情知識的地方,而不應當把它僅僅作為普及地方志知識的地方,更不應把它作為擴大辦公面積的理由。

  第二,應當把方志館作為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的有效途徑。

  中國有古老的修志歷史,但古代并沒有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的說法。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這是新編地方志工作開展以來出現的一個新生事物,自從《地方志工作條例》頒布后更成為地方志工作機構的一項職責。志書資源之所以要開發利用,與新編地方志部頭太厚有關。現在的新編地方志,縣志動輒上百萬字;市志一般有幾百萬字,甚至上千萬字;省志基本都在幾千萬字以上,有的接近或超過一億字。例如廣東省志就有90多部,合計6000多萬字。最近剛出版的《中國油氣田開發志》有62部,7800多萬字。這么龐大的志書讓人怎么看呢?如果沒人看,千辛萬苦編出來又有什么用呢?因此,對志書中的資料進行再加工再發表,把其潛在的使用價值變為現實的使用價值,便成為修志工作者一項不容回避的工作。這是從新的實際情況出發,對傳統方志工作的拓展和延伸。對此,當代方志界是有共識的,而且為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絞盡了腦汁。但總體看,效果并不明顯。

  近些年出現的信息化、數字化、網絡化,給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條件。志書數字化后,再聯上網絡,使讀者檢索志書中的內容成為了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從而為志書資源的開發利用開辟了無限廣闊的天地。而方志館的建設,可以說是不亞于數字化、網絡化的又一個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的廣闊天地。因為,方志館就其實質說,是把志書中的內容變成地情的展覽,以此向廣大群眾普及地情、市情、省情知識,對青少年進行愛國愛鄉教育,使外地游客、學子、商人、出差人員等快速和宏觀地了解當地地情。因此,我們應當把方志館和方志網站的建設,作為當前開發利用地方志資源的兩個最為重要的手段。凡有條件的地方,對此都應高度重視,抓緊建設,精心設計,務求建好。

  第三,應當把方志館當成城市文化服務設施的一個創新。

  十七屆六中全會的決定中提出,要加強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和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建設,其中點到了文化館、博物館、圖書館、美術館、科技館、紀念館。我認為,只要把方志館定位為地情館和國情館,那么,在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和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的建設中,無疑也會有它的位置。還要看到,文化館、博物館、圖書館、美術館等等,這些文化設施都是從國外學來的。例如,近代愛國實業家、教育家張謇,1905年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博物館——南通博物苑,就是向國外學的。唯獨方志館國外沒有,是中國發明的。我前些年去俄羅斯訪問,聽說他們那里也有方志館,就去看了一下。結果發現,那里的所謂方志館,實際上是一種民俗博物館,展品是從民間收上來的,內容比較零碎。而我們的方志館則是依據志書的內容,用展品對一定行政區域內的自然與社會、歷史與現狀,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以及山川河流、物產、氣候等等進行全面、系統地介紹。

  現在各方面都在講創新,我認為方志館把地情實物化、展品化,也是對文化服務設施的一種創新。因此,我主張有條件的城市,最好把方志館放在顯眼的位置,并在外觀設計上賦予其民族特色、地方特色,使它成為地標式建筑,成為城市的一個景點和亮點。這樣,不僅可以用方志館普及地情知識,而且可以用它來提升城市的文化品味,突出中華文化的獨特魅力。比如,杭州方志館選在胡雪巖故居對面,地理位置就很好,房子用的也是具有江南風格的古建筑,與杭州的歷史、文化、風景都很匹配,一旦建成,我相信一定會為杭州市增光添彩。

  下面再講幾點具體意見:

  第一,沙盤是方志館里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一定要放在突出位置,而且運用聲、光、電等各種現代技術手段,使它成為最能宏觀展示一個地方地形地貌、城市鄉村、交通設施的展品,使它成為最吸引人的地方。我贊同設計方案中的第二個方案,就是把沙盤做成一個整體,上面覆蓋鋼化玻璃,觀眾站在玻璃上往下俯看,讓有限的面積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第二,室內面積應當盡可能用于地情展覽,因此城市的各種獎牌、獎狀不一定都放在這里。展品中一定要有本地的特產,有些不便展出實物的,可以制成模型。

  第三,實物展示要和屏幕展示結合起來,相互補充,這樣會使展覽的內容更豐富更形象更生動。

  第四,最好把會議室改作報告廳或放映廳,讓寸土寸金的地方利用率再高些。

  第五,今后如果有可能,最好再擴大一下方志館的面積,使各個區、縣在里面也都有一個自己的展位,以便更深入地展示杭州的地情。

  杭州市志辦的工作一向非常努力,成績突出。在全國地方志系統第二屆先進集體和個人評選中,賈大清主任是全國的“十佳”之一,杭州市志辦也是全國的先進集體。這次,杭州市志辦在方志館創新方面又走在了前列。可以說,杭州的地方志工作無論與杭州在浙江省和全國的地位比,還是與杭州自己的自然和人文遺產比,都是相稱的。這些成績的取得,同杭州市委市政府長期以來對地方志工作一貫的重視、關心和指導是密不可分的。我希望杭州市志辦通過這次會議,把方志館的設計方案論證好,并在此基礎上把方志館裝修好,把展覽布置好,在全國方志館建設中起到樣板和示范的作用。同時,我也希望方志界的同志進一步樹立為國家著想、為社會服務的思想,進一步貫徹實事求是、解放思想的思想路線,使凡有條件建方志館的地方,把方志館都建成地情館、國情館,建成地情、國情的教育場所,建成愛國主義教育的示范基地。這樣,各方面就不會認為建方志館只是方志辦的事情了,而會認為這是在為黨和政府做事,在為教育部門做事,在為文化部門做事,就會積極支持方志館的立項和建設。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得道多助。

  就講這么多,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批評。

安徽11选5 500期走势图 二八杠游戏安卓下载 抢庄牛牛怎么玩 河南福彩22选5第147期 足球直播 1元投资赚钱 打牛牛什么牌不能抢庄 红马计划官网手机版下载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双色球胆拖复式投注和中奖查询表 时时彩长期稳赚计划